这些逗你笑的女演员们,被低估了

16 5月 by admin

这些逗你笑的女演员们,被低估了

这些逗你笑的女演员们,被低估了
原标题:这些逗你笑的女演员们,被低估了 她们是女演员里的“异类”。 很长一段时间,她们出现在大众视野里的样子,是老太太、女汉子、没人要的胖女孩,她们大大方方地调侃自己,逗得观众哈哈大笑。 她们是演喜剧的女人,也被称为女喜剧人、女谐星、女笑星…… 所有女性喜剧人听得耳朵都起茧子的话,应该就是“女孩不容易”。演喜剧难是共识,因为这是一门需要打破禁忌的艺术,并且这门艺术一向被认为是由男人主导的事业。 贾玲在接受《南方周末》的采访时说到了女孩演相声的难处,“你怎么表现自己的幽默?一般男演员塑造的人物会有很多缺陷,比如特胆小,那女的胆小,太正常了;男的爱说大话,但一个女的爱说大话,好讨厌……” 但是从春晚到情景喜剧再到如今红火的大综艺时代,在被视为男人主场的喜剧表演领域,“物以稀为贵”的女性喜剧人们还是一步一步走出了自己的路。 她们在春晚舞台上逗全国人民笑 要说中国第一代女性喜剧人,非赵丽蓉莫属。 赵丽蓉。 60岁才登上春晚舞台的赵丽蓉,在《英雄母亲的一天》《如此包装》《打工奇遇》《功夫令》等小品里,把操着一口唐山话的老太太演活了,直到现在,她小品里的经典台词,观众也能张口就来: “宫廷玉液酒,一百八一杯。这酒怎么样?听我给你吹!” “探戈儿揍是趟啊趟着走,三步一窜嘛两啊两回头,五步一下腰,六步一招手,然后你再趟啊趟着走。” “这么包装简直太难受,我张不开嘴,我跟不上溜儿!你说难受不难受?你说难受不难受?” 全国观众最后一次在春晚舞台上看见赵丽蓉,是1999年的《老将出马》,赵丽蓉在谢幕时仍是那个可爱的唐山老太太,“你说这是咋回事呢?我要是念单词儿吧,它就带点唐山味儿”。 在90年代登上春晚舞台,并且被全国观众熟知的女性喜剧人,还有宋丹丹、蔡明、高秀敏。 1989年,宋丹丹第一次在春晚舞台上亮相,搭档雷恪生,演了小品《懒汉相亲》,她穿着红色大棉袄,围着绿头巾,一脸娇羞地走上舞台,“俺叫魏淑芬、女、29岁、至今未婚”,一夜爆红。 之后,她又是猫腰走路,说话漏风,总是欺负黑土的东北老太太白云大妈,她背着手比耶,“下单公鸡,公鸡中的战斗机,欧耶”,是她让观众铭记至今的经典台词。 从1991年到2019年,蔡明将近30次登上春晚舞台,搭档过巩汉林、郭达、潘长江。留在观众记忆里的蔡明,是《机器人趣话》里的机器人,是《闲人马大姐》里的马大姐,是潘长江身边的毒舌老太太。 1994年的春晚舞台上,高秀敏搭档赵士林,演了一个“手无寸铁的三八妇女”,这个将自动取款机视为新鲜事物的东北老太太,被奸诈的骗子忽悠,忘了取钱的密码。 90年代的春晚舞台上,女性喜剧人的出现让人眼前一亮。她们在小品中的形象往往是头脑简单或者嘴硬心软的可爱老太太,缺点显而易见,但总是能让观众喜欢。 正如纪录片The history of comedy所说,19世纪末20世纪初,女喜剧演员才开始名声大噪,社会不接受一个女人上台表演喜剧,尤其是她们要对着一群男人,当她以老太太的形象出现,人们就不觉得她有威胁,就可以躲避批评。 情景喜剧的黄金时代,她们无可替代 1993年,由英达导演,梁左等编剧,文兴宇、宋丹丹、杨立新、梁天主演的室内情景喜剧《我爱我家》播出,让中国的情景喜剧一登场就是高峰。 宋丹丹在《我爱我家》中饰演和平。 宋丹丹扮演的贾家大儿媳和平,是她在春晚小品里的魏淑芬、超生妇女、白云大妈之外,最受欢迎的荧幕形象。 直到现在她仍是《我爱我家》的粉丝心中的“和平女侠”。人们会批评贾志国窝囊、贾志新奸猾、傅明老人迂腐,但没有人不喜欢这个给贾家“养老的生小的,缝新的补旧的熬稀的煮干的”的可爱劳动妇女。 2000年开播的情景喜剧《闲人马大姐》,是英达团队的又一经典作品,蔡明把退休女工马大姐演得活灵活现,这个闲着没事干一天到晚管闲事的老太太,为邻居介绍对象、排忧解难,偶尔也会贪小便宜、暗藏私心,折射出世纪初中国城市飞速发展中出现的种种社会现象。 蔡明在《闲人马大姐》饰演马大姐。 2006年开播的《武林外传》是中国情景喜剧最后的辉煌,它让观众看到三个女演员在喜剧表演上的不同于男演员的独特魅力。她们分别是风韵犹存的陕北女人佟湘玉(闫妮饰)、耿直泼辣心地善良的女侠客郭芙蓉(姚晨饰)以及温婉可爱有点一根筋的祝无双(倪虹洁饰)。 闫妮在《武林外传》中饰演佟掌柜。 情景喜剧中涌现了大量的女性喜剧人,她们中有的人后来转型演正剧,拓展戏路,有的人继续在喜剧路上深耕,继续逗人发笑这项艰难的工作。 有人会觉得,被贴上了“喜剧”标签的演员,只能演喜剧,在荧幕前做夸张的表情和动作。但事实上,能演好喜剧的演员,演正剧也丝毫不差,比如闫妮在电影《罗曼蒂克消亡史》中演的管家王妈,令人惊艳,姚晨在郭芙蓉之后演职场女性也依旧令人信服。 喜剧片中的女性 喜剧电影中的女演员,无论是内地的马丽、鄂靖文还是香港的吴君如、台湾的谢依霖,都曾在影片中牺牲形象,要么扮丑扮老、要么去掉女性化特质,大大咧咧如男人婆。 香港电影中最让人印象深刻的女笑星莫过于吴君如,她用夸张的表情和造型,让观众看到一个女演员为了逗人发笑可以在多大程度上牺牲自己对美的追求。 她是搞笑恐怖片里的女主角,《猛鬼撞墙》《捉鬼有限公司》里,她一次又一次扮丑。1992年的《家有喜事》里,她还是在扮丑,演了一个黄脸婆大嫂。 王晶在《圆桌派》上讲,喜剧是需要打破禁忌的,只有放弃一些女性优势的演员,才能有可能成为成功的女笑将。 仿佛在电影里扮丑,就是女演员在喜剧片里的规定动作。同为女谐星的台湾女艺人谢依霖也曾在采访中说过:“女谐星是条不归路,当你选择这条路的时候,你就要放弃成为林志玲。” 于是她在电影里当漂亮女主角的无厘头闺蜜,在综艺里一秒变格格,毫无女演员的形象包袱。 内地喜剧片里的女演员似乎也有同样的命运,开心麻花系列电影里走红的马丽,在《夏洛特烦恼》里演一个不解风情的女汉子马冬梅、《羞羞的铁拳》里一度将自己变成了男人,十足的豪放派。 马丽一度不敢让自己太漂亮,她在《饭局的诱惑》中说出自己的困惑:“当你马丽变漂亮一点了,很多人就会说,你不能漂亮,你漂亮了我们就觉得不好笑了。” 新晋星女郎鄂靖文也有同样的困扰,她是周星驰导演电影《新喜剧之王》的女主角,她演的如梦在影片中跑了13回龙套,演过女巫的替身、头上插着一把刀的死尸、漂在水里的死尸、中了寒冰掌的女侠…… 鄂靖文在电影《新喜剧之王》中饰演如梦。 如梦不断被拒绝,被推搡,被嘲笑,仍旧做着自己当演员的美梦。当受欺负的底层小人物换成女性的时候,有不少观众觉得被冒犯,无法接受。 综艺、直播时代里的女喜剧人 2014年被称为“电视喜剧元年”,《笑傲江湖》《欢乐喜剧人》《我为喜剧狂》等一大批喜剧综艺节目井喷,让很多女喜剧人被更多观众认识,其中贾玲和金靖就是代表。 频繁出现在综艺、真人秀、各类晚会里的贾玲和金靖,是综艺时代里观众非常偏爱的有综艺感的艺人,她们如鱼得水,将自身的喜感和魅力发挥得淋漓尽致。 但她们输出了两种不同类型的女性形象,也经历了不同的发展路径。 先说贾玲,她毕业于中央戏剧学院相声班,师从冯巩,是科班出身的喜剧演员。 她也曾经历过女人演喜剧的难,她在《王牌对王牌5》里说自己学相声的经历,当时相声班里没有女孩子,就没有女更衣室,她和同学只能躲到厕所里换衣服。 贾玲是《王牌对王牌5》的常驻MC。 2015年,贾玲上了央视春晚,也参加了湖南卫视的《百变大咖秀》,她善于自嘲,跟瞿颖搭档表演了《女神和女汉子》,调侃自己大龄剩女、胖、丑;她在《百变大咖秀》里模仿了很多男人,刘欢、阿宝、腾格尔、火风,还一把抱起了王祖蓝,师父冯巩不乐意,好好一个女孩子,干嘛去模仿这个那个,还一男的。 贾玲在采访中透露自己甚至不敢随意减肥,她觉得“每一个女喜剧人,都是勇士”。 金靖则是野生的女性喜剧人,她从2016年《今夜百乐门》表演《机场培训师》被人认识到2020年上了春晚,走红速度很快。 金靖和刘胜瑛搭档出演小品《机场培训师》。 她的上海腔调、搞怪表演、抓马动作和流利贯口,都是她鲜明的个人特色。 她在李佳琦的直播间即兴表演的一段《我三个礼拜胖到了115斤》的小品,立刻冲上了微博热搜,几天后她又和小伙伴一起跳《青春有你2》的主题曲舞蹈,微博一片“哈哈哈哈哈哈”。很多人留言感谢金靖,让自己在难过的日子里笑出了声。 郭德纲欣赏她,认为她“演的那种有特色的南方女人,演得淋漓尽致,她很擅长从别人想不到的地方去切入,挺好的”。 知乎上有人提问“如何评价金靖?”,她自己回答:“又丑又漂亮”。 逗人笑是很难的,希望我们的女性喜剧人,都能有创作的自由。返回搜狐,查看更多